直接伸手一掰赵云的脑袋,在赵云颈处一击

www.9599388.net手机端 admin 浏览

小编:靠!有病!李林骂了一句,随便便对拖着酒坛的护卫说道:一坛与我,其余的撒了! 诺!护卫说了一声,一个酒坛放在了李林身边的地上,随即将另一个酒坛的盖子打开,砰!的一声轻

“靠!有病!”李林骂了一句,随便便对拖着酒坛的护卫说道:“一坛与我,其余的……撒了!”
 
    “诺!”护卫说了一声,一个酒坛放在了李林身边的地上,随即将另一个酒坛的盖子打开,“砰!”的一声轻响,屋内酒香更浓,护卫随即便一脱酒坛的尾巴,将烈酒一点一点的洒在了周围的地上,看着一边的一声和刘艾一激灵。
 
    “撒了?”李林还没来得及说话,刘艾和医生却是一脸愕然道。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道:“对!撒了!”
 
    两人讪讪退后一步,防止护卫把就洒在脚面上,李林看了看地上,点点头,差不多了,所以就跟护卫摆摆手,缓缓说道:“就等着你下人去拿的鱼线和针了!”
 
    过了一会,刘艾家里的下人回来,递给了刘艾一看,说道:“老爷,给!”
 
    刘艾立即没好气道:“给我干什么,给辽侯过目!”下人将鱼线和针递给了李林一看。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道:“嗯!果真是上好的蚕丝!”李林在家中没事闲的时候也会钓钓鱼,顺便烤烤鱼,百姓用的鱼线一般是麻线、丝线。看书中介绍,而有钱恩家则是很讲究了,最好的鱼线做法,是将结茧的蚕宝宝的体内丝浆收集后,人工拉成单股粗丝,天然干燥后使用,这样的丝线,柔软、光滑、透明、强度大,而刘艾下人给送来的,恰好又是最好的品种,作为缝合用的线,可是再好不过了,而且还大大的降低了感染的几率。
 
    马不停蹄,李林嘴上一边念叨这,一边立即让护卫去点燃一盏油灯,李林接过之后,在下人给的针线里卖弄挑出一根最细的针,将细针弄弯,在火中烤来烤去,直将刘艾和医生几人唬得连退数步。
 
    李林指着赵云的胸口,一边对在已经已经看傻了的医生说道:“那个谁!将他的伤口清理一下!”
 
    医生紧忙呆滞的点点头,道:“哦!是!”随即转身便朝外走去。
 
    李林一看,怒声道:“你去做什么?”
 
    被李林这么怒声的一喝,医生有些不知所措,委屈的说道:“刘和不是叫我清理这位将军的伤口么?那老夫自然要去取水。”
 
    李林没好气的一指自己身边的酒坛子,说道:“用水不行,用那个!”
 
    “啊!”医生惊奇的看着李林,又看了看刘艾,二人对视一眼,倒抽一口冷气,他们岂能不知道,伤口遇到酒水。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?
 
    “对!快点!”李林又一次怒吼道:“子龙此刻昏迷着,你还怕他疼啊!”
 
    听了李林的话,医生暗暗擦了擦额头冷汗,赶紧吧酒坛子抱起来,放在一边,随即将兵符在赵云伤口上的冰袋拿下来,交心的将自己包扎过的绷带解开,“咦?”打开绷带一看,赵云的伤口果然止住了血,医生看到之后奇怪了一声。
 
    “快一点!”李林喊道:“这冰块只能够止住一时,一会效果就没有了!”
 
    一声点点头,赶紧将酒坛子打开,拿出上好的赶紧抹布,沾上烈酒,就跟是用水擦一样,给赵云的伤口消毒,一瞬间赵云的伤口被烈酒儍的煞白,李林看着都觉得疼,幸好赵云还在昏迷之中,不然就惨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紧接着就是正戏了,还要李林亲自操刀,稳了稳心神,干这个事情李林可也是大姑娘上轿,只见李林抓着那已将穿上了蚕丝线的细针,皱着眉头用弯针穿过赵云的伤口两边,随即轻轻一按,便开始了自己飞缝合工作,刚开始还很是不忍,毕竟这可是人的皮肤啊,而且还是自己好兄弟的皮肤,缝了集镇之后,才缓过来,速度也就越来越开,但是奈何赵云这个伤口实在是太长了,还需要耗费一会时间,李林每一针都要小心又小心。
 
    在一边看着的刘艾和医生,咂咂嘴,心里已经震撼的不行,没想到李林身为辽侯,打仗牛逼,竟然还会这一手,人家堂堂的太医可是都不会这个手法啊,刘艾和医生下意识得望了望自己衣服上的针线,一头冷汗。
 
    “唉……”眼看着李林就要完成了,还有一小段的距离,忽然,屋内响起一声呻吟。
 
    “禁声!”李林眉头一皱,厉声低吼道。
 
    “非是我等……”刘艾看了看医生,医生摊摊手,随即面容古怪的摇摇头说道,但是一低头,刘艾立即指用手指指榻上的赵云,焦急道:“是……是这位将军!”
 
    “唔?”江哲转头朝赵云望去,只见赵云竟然缓缓睁开了双眼,无神得望着,也没有目标。一看就知道这样虽然是醒了,但是还在迷糊之中,疼痛还没有传达到他的大脑。
 
    “妈的!”李林气的直咧嘴,气恼的说道:“这下好,该醒的时候你不醒,不该醒的时候你醒了,老子可没有麻醉药!这他妈的怎么弄?”李林有些迟疑了,但是赵云可是没有给他迟疑的时间,“啊!”猝然的,赵云一声痛嚎,稍稍抬起头,震惊地望着众人随即便看向了伏在自己胸口上,手里拿着针线,竟然是在给自己缝皮肤的李林。
 
    “啊……啊……啊”本身就是身受重伤,而巨痛之下,赵云都所不出来话了,捋了捋一见赵云痛苦的样子,一咬牙立即喊道:“子龙你先忍一会!”
 
    说着便立即给后面所有人一个眼神道:“走过来,给哦压住他,别让他乱动!不然伤口为之撕裂,就废了!”
 
    身后的李林护卫立即窜了过来,按住赵云的双脚,而一旁的刘艾和医生,则是慢了半拍,点点头道:“啊?哦!”说着,也是过来,四五个人狠狠的按住了要挣扎的赵云。
 
    “娘的!”李林骂了一句,继续按下心来,给赵云缝合伤口,幸好就还剩下一点了,没几下就完事了,众人送了一口气,“呜!”众人是轻松了,但是赵云可还疼的不行呢,一声低吼,浑身挣扎着抽搐,李林骂道:“nnd,这也不成啊,子龙啊,为了救你的命,i’orry了!”说着,直接伸手一掰赵云的脑袋,在赵云颈处一击,赵云身子一颤,脑袋便歪向一边。
 
    “幸好老子练过,早知道这比麻醉好使,早用了!”李林暗自说道。
 
    刘艾和医生有一次对视一眼,均是看到对方眼中的惧意,心中暗暗说道:“日后切记不可惹怒辽侯…………”
,试探性的问道:“辽侯,这位将军……如何?”
 
    李林活动活动自己腰,自己的腰也有毛病,弯腰这么长时间,也是有一切酥麻的百姓,一边扭着,一边轻松的对医生说道:“伤口已经缝合了,你再给上一些止血的要,只要他不剧烈的运动,伤口不开裂,就不会在有止不住血的情况了!外伤可以了,不过这内伤的挑理还需要麻烦医生你了!”
 
    

当前网址:http://oxygenelves.com/a/www_9599388_netshoujiduan/20180508/8.html

 
你可能喜欢的: